2013年11月16日

愛情如詩,夕陽幾度

  不管愛情經曆了多少個輪回的歲月,不管愛情是多麽痛徹心扉,也不管愛情是如何滄桑、幾度夕陽,我們都會用心靈呈現出愛情的美好,就如壹幅畫卷,不管在歲月的深處斑駁了多少容顔,依舊溫馨!
  ——題記
  我們在歲月中,曆經溪流和險灘,艱難跋涉。那些歲月深處的愛情,便如壹縷陽光照亮了我們的心房。我們相依相偎,走過黑暗,迎來黎明,在日暮中攜手共度夕陽紅!
  什麽才是真正的愛?相依到老的歲月是愛,短暫的歲月也是愛。就如壹見鍾情,卻迫不得已分手,也是真正的愛。
  愛情如詩、如歌,徜徉在我們內心。我們與愛同看春花秋月、四季流轉,聆聽歲月的呢喃。夕陽的光暈拉長了我們的身影,也拉長了愛情的歲月。亦步亦趨的生命,有愛情的歌在低吟淺唱……
  愛情如詩,夕陽幾度!生命在交替,唯有夕陽,以博大的胸懷見證著那些風起雲湧或細雨和風的日子,也見證著那些曾經相依相偎的身影。
  我們的眼裏有愛情的光芒,也有夕陽的惆怅。人生短暫,我們卻寄愛于永恒!那麽,我們就更要珍惜那些愛的歲月了。
  壹如那年,我的愛情。相識如初,文字是我們交流的紐帶。可是,那些隔了險灘和溪流的日子,卻將我們帶進了時光的最深處。最終,我與妳隔著時空,兩兩對望,看同壹夕陽,是如何落進大山的那壹端,看星光是如何披上了那漫天的炊煙……
  那些無悔的日子啊,镌刻著我們最美最真的心靈。于懷想中,我倍感歲月的溫馨。憂愁和眼淚,看似將我們帶進無底的深淵。可是,若幹年後,我們會發現,那些痛苦,那些怅惘,只不過是上天用來磨砺我們的心性罷了。若不然,又怎會有今日的淡然和灑脫,又怎會有今日對歲月的依戀和對愛情的詩心?
  如今已是深秋,天氣壹天天冷了。我看見那些漂浮的塵埃,在陽光下散發出奇幻異彩來,形成了道道美麗的光線。落葉輕輕落在了腳下,訴說著輪回的寂寞。我的心,出奇的平靜。人生有幸,能看的見世間萬物的四季輪回,也曆經過萬物的榮華與衰退。我們也就會更加珍惜這短暫的人生,短暫的愛情!
  夕陽落晚,在水面上淋漓出了道道秋波。晚歸的鳥兒,啁揪著侵入斜陽,然後歸巢。有情侶攜手談笑風生,不時回望夕陽處。斜陽外,夏花早已萎靡,不管愛與恨,早已是落地無聲。穿透歲月的愛,也早已亘古入心。
  歲月的愛啊,何其雄壯!妳讓我們用壹生去兌現諾言的真誠,也用壹生去領悟。然後,妳讓愛的溫馨,慢慢走近我們內心。回首處,皆是領悟與感動。
  愛情如詩,夕陽幾度?我多想,在有限的人生裏,陪著愛,去感受歲月的盛衰;去看長河落日、大漠孤煙;去聆聽愛的悠揚與傳誦;去經曆人生的幸福與苦難!然後,用壹生,诠釋愛情!
回憶
煙雨秋色-----夜
從詩裏來,到畫裏去
穿起各自的繡袍
向著夢想,繼續前行!
那些年,我假裝喜歡
旅のフォトエッセイ:東松島へ(7)~続 あの店?この人~
真情
我們的春天
初冬的第一場雨  


Posted by majisnhd at 13:08青春記憶

2013年11月15日

聆聽心聲

  認識畫家陳譚清,是在初冬的壹個上午。陰霾天氣讓人有壹種窒息的感覺。但是這種感覺在欣賞陳譚清繪畫作品後很快消失了,舒心愉悅在心間暖暖的蔓延著。陳譚清的畫洋溢著生命本色的凝重與詩性色彩,在他的筆下,尺幅之間,不論威風凜凜的關羽,還是奔騰萬象的駿馬……透視著他對生存現實的闡釋,折射出對生命的尊重和夢想。
  與畫家陳譚清閑聊,有壹種想象的沖動在汩汩流動。慢慢地,這種沖動演變著尊重和佩服。尊重的是他對浮名的鄙視,在陳譚清那裏,畫家是要拿作品說話。每次作畫前,陳譚清總懷著虔誠的心靈和對藝術精神的守望之情。也許正是這份用語言難以表述的敬畏,陳譚清才深谙藝術是“人”的藝術,是天、地、人和諧爲壹的大美與大境界的表現。佩服的是他筆下那些栩栩如生的物象,雖是感性的抒寫,卻都隱喻著遙遠與現實、記憶與凝望的意義與表現,它們成爲畫家作品內在價值的依托。事實上,畫家作品中所選擇的意象,經由歲月的書寫,正用自己的筆墨語言向更遠的維度和更深的思考展示壹個獨屬于自己的永恒姿勢。
  畫家陳譚清的繪畫作品,主要分爲兩個部分。第壹部分是宗教題材的佛像。在他的筆下,這些佛像色彩豔麗沈穩,線條細膩流暢,點、線、色在渾然完整中營造了佛教莊嚴、聖潔而又神秘的特定氛圍,如觀音的溫婉慈祥,體現出女性特有的情懷、意象造型偏于柔美,卻展示爲壹種終極的人文關懷,慈悲、寬厚、親和,閃耀著母性的偉大與光輝,在特定語境中體現爲涵蓋天地的精神厚度;而那些金剛,則在畫家筆下呈現爲壹種威猛、獰厲的精神風采,色彩誇張,人物寫意,重在形神兼備,傳達出除邪去惡、匡扶正義的特定情緒,用以表現佛、神的法力無邊與超自然的魅力。
  其次,是寫意的奔馬。觀賞畫家陳譚清的駿馬圖,驚歎畫筆和墨汁的靈巧運用,精細線條與大膽潑墨的技巧結合,使得在似與不似之間,真與不真之處,凸現出奔馬精神的魅力。畫家陳譚清另辟蹊徑,賦予馬以“龍”的神韻,稱之爲“龍馬精神”。陳譚清說,千裏馬民間稱爲龍駒,就是由龍化生的良馬。“龍馬”的美稱,反映了民族對馬的熱愛和崇敬之情。馬有定形,而龍則變化莫測。馬到龍的提升,是藝術的嬗變。這壹嬗變,陳譚清獲得藝術展示的自由空間,他那至大至深的藝術情懷也得以揮灑……。沒有壹種精神的支撐,畫得再像的馬,也是技巧的玩弄,藝術美感是淺薄的。那些充分展示龍馬精神的藝術追求,那些營造撼動心靈的創作意境……有了這樣的氣場,畫家筆下的物象才能達到趨向完美的藝術層次。
  這就是畫家陳譚清孜孜不倦的書畫追求和與衆不同之處。  


Posted by majisnhd at 11:41青春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