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

2013年09月25日

記憶中的一抹青色


人,在空寂無人的時候,總將記憶的觸鬚伸向故鄉的一隅,如散飛的種子尋找故土生根、發芽,長成蔥郁的樹,才能給予人在燥熱中的清涼--題記

久居城裏,卻獨自喜歡端坐在樓頂納涼。平目遠眺,高樓聳立,參差起伏,如山巒淺壑,姿態千樣。遠處呢,平頂上散落的人群稀鬆可見,猶如稀世珍奇異寶般一般雕刻在晚霞裏,偶見金黃的琉璃瓦從樓頂尖端,向四周斜鋪開來。但所見甚是不多,偶爾幾處點綴,稀鬆如錐,在夕陽下,反射出的光芒,橙亮而微黃。此情此景,不免如無際的心涯上堆砌起一塊難以目睹的塊壘,不禁悵然若失。啊,另一幅奇異的圖景躍入心扉:清晨的村野,瓦楞間,炊煙織起一張灰濛濛的網,醉夢裏聲聲犬吠雞鳴。哦,那是幾十年前的記憶了。

唯獨,溝溝壑壑的瓦,在我路途中鋪設了長長的輪痕,屋外潺湲,滴滴答答,任我流淌淚花和記憶的幽香。

是呀,她是青灰色的,如炊煙一樣,鋪滿我心的屋脊,幻化成了我難以抹去的一縷鄉愁。如根發芽,如樹成長,如傘,遮蔽我心頭的陽,任歲月的風雨侵襲。

小時候的鄉村,難得有做新房子的事情,那時,如果哪家做房子,是件轟動一時的大事。街坊鄰居都樂意幫忙,而最快樂的數我們的小孩。那時真的是找到了玩耍的樂土,賀梁與傳瓦是件很快樂而溫情的事情,左鄰右舍,親朋好友都來幫忙,場面好不熱鬧!

傳瓦一般在夜晚進行。鄉村的夜,在新屋落成的映襯下,熱鬧而寧靜。幾架樓梯斜靠在新牆上,後面排成一字長蛇陣。大人,小孩,秩序井然,一摞摞瓦從一人的手中,依次傳遞,直到屋頂,鋪滿屋頂的扁木支架,深淺有序,瓦溝略淺。而隆起的呢?如臥在屋頂的蒼龍,遠遠望去,每一片瓦如龍鱗色,在墨黑的夜色籠罩下,又如一幅淡雅的水墨畫。是誰在揮動筆墨,創造了如此天籟的圖景?圖景下,主人宜室安居,酣然入夢。

住在屋內是很愜意的。不必說主人憨厚而熱情的招呼,單是滿屋清涼的氣韻流動,也便讓你流連忘返,欲走不能。那風,那氣,絲絲徐徐,如少女的歎息,嫩顏微紅,在輕聲細語中,帶走你身上的燥熱,頗有山中忘年的韻味。而那些躲在林蘙中算計紅塵春秋的隱居之人,如能在此一棲,也會萬念俱忘,身心透明的。屋內明亮,瓦楞間點點細碎的陽光毫不吝惜,從瓦的罅隙中,如銀線細絲,直射廳堂,晶瑩透澈。略一斜睨,那七彩的陽光直撲你的眼簾,明亮溫情卻不灼傷你的眼。瓦呢,慷慨地接納了一切滾燙的熱浪。它,訥訥的,穩穩的,如慈母的愛澤被嬰兒,如嚴父的身軀承載塵世間的一切災難。而你,是海裏的美人魚,是嬌嫩的幼苗。風來了,掀走一塊,便在隔夜間補上;雨淋了,任它侵蝕,光滑中滑走冰冷的雨滴。你看,一把蒲扇,簡單衣著,仿佛邋遢一般,卻是走出了一個隨意的姿態,徑直造訪,燥熱中來,清涼中走,心無藏機,怎不愜意?
私は事故のうち 美麗 一起長大 女性 一枝粉粉梨花…… ウマクイカナイ 回憶
非常に特殊 私はありませんでした 昔の恋


  


Posted by majisnhd at 10:02Comments(0)

2013年09月24日

紅塵唯你是念

皎潔而瓊秀的月輪,高高地掛在雲空,千束萬束的月華清輝傾灑在大地上。遠山近水,樓臺亭榭,在銀裝的裹束下,格外寂靜。夜色茫茫,在月下闃寂無聲,似乎那麼凝重、那麼莊嚴、那麼肅穆,但又很迷朦。庭前的碧樹草畦被月色披扮著,比起日間神秘而奇特。那樹,顯得格外纖頎;畦中的小草,顯得格外地碧翠;池中的水,也顯得格外柔靜。

天空是黝藍色,浩茫而深邃。滿天沒有一絲白雲,靜悄悄的。夜闌人靜,沒有白日的喧囂,也沒有往日的滿天星鬥,往日伴隨纖月的天罡地煞、太白天狼、牽牛織女也都不知了去向,許是躲進了自己的床榻,悄悄地安睡去了。風兒輕輕地吹,但有點踟躕,似乎在訴說著自己的心結。那踟躕而蹣跚的步履,像是有點醉。那低吟淺唱的噥噥絮語,象吟喟著古老的歌謠。那踟躕的行跡,也留下了一串串的腳印,像是在尋找,像是在梭巡,又像是在攙扶著什麼。它的腳印中也有無數的記憶,那有人世的滄桑,世故的冷暖、世態的炎涼……

傾城的月色,演繹著千古的傳說,講述著亙古的詩話,鳴奏著不朽的紅塵戀歌。這是江山的錦繡,是乾坤的鐘靈,是天地的造化。這月、這夜、這風、這花、這景,構成了妙曼的紅塵仙境。

人們說,生與死、愛與恨,是人世的永恆。今夜的月輪,我確信,會是我此生永無泯滅的記憶,因為那人性中永遠不可阻遏的力量,沉澱著萬載千年的積澱!你高掛在無極飄渺之上,將輝煌的神聖灑在萬丈紅塵之中,是一首不朽紅塵戀歌,給紅塵中萬物以生機。在這月色傾城之夜,望月思君,我想,此時此刻,這遠方的她也許也在望著月輪,凝神地沉思吧?她是否也在寄託自己的心音?所以,我對著嬌秀的月輪,不知不覺地攀著月華的清輝,踏上了月思的夢海。

紅塵中,天底下,最可珍貴的就是“情”字。情是不知不覺地,是相互心靈的相撞;是兩人心音的共鳴,是無形無跡的默契。那輪圓融的皎月,敲開了我心靈的櫺窗,把思念的清輝,撒進了我的心房。使我那蟄伏在心底的激情,牽系著我的思念,飛向了那遙遠的地方,飛向了她的方向,飛到了她的身邊。也許這月輪不僅牽系著我的今生,還會牽系著我的來世來生。因為我分明看見了那月輪的後面,寫著她的名字,也刻著我的心語,這難道不是冥冥中的緣麼?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PGA tour playoffs In Syria, the use of chemical weapons Giant dairy whey pollution scandal Nearly 120 aftershocks in Wellington area While you're young to poor tour
British scientists have developed a device The Dezhou massacre charges New Zealand first party leader Winston Peters Using eye tracking technology Brazil teenager suspected of killing his parents






  


Posted by majisnhd at 16:37Comments(0)

2013年09月12日

追問秋風夢


時光匆匆的節奏,如水夢幻,交錯了故事的對點,歲月流逝的蹤跡,在指間的縫隙裏,留下了一串串灰色的眷戀。眼眸裏;明媚的憂傷,潤濕了秋風裏的情懷。那些被故事染紅的落葉,飄零在孤單的肩膀,寂寞地訴說著幾經離愁,好似歲月裏的往昔,又回到了最初;那相約的老地方、秋天。

秋天的寂夜,又一次依靠在昏暗的窗前,看細雨綿綿,朦朧的城市燈火,迷離闌珊。很多次,心情就好像文字,遊走在記憶的筆尖,淺笑風生,傷詞萬卷,而何時,不喜歡輕拾記憶的斷章,演繹從前的美好。憂傷的絕句,律律點綴,如同季節的秋天,進入了四季的夢鄉,我亦不過如此,寂寞的煙圈,吐訴著憂傷的離愁,空蕩蕩的心房,缺憾的找不到,那一種等待許久的感覺。

一縷清風,吹起雙鬢的殘發,任由悲傷肆無忌禪的侵襲。問塵世間,幾經離愁,悲傷千尺?心涼好個秋。有些記憶,註定是回憶,有些人,從開始的那一刻,就已經開始了屬於曾經的倒計時,萬般皆殤何訴情衷?往事的苦水,沾濕了悲傷湖殃。而我故作姿態,用一種守望的眼眸,目視著風涼淒冷的劇終。

秋風起,心事飄零。從一路走來,腳下淩亂不堪的步伐中,我曾體會了世間的酸甜甘苦。生命的征途,就是我們每走過一處繁華,行過的萬水千山,然之;自拾那一份內心的淡泊,或許有太多的蒼涼,淒冷的感覺,才會明白,活在當下,還有明天未完的夢兒,隨一路前行的目標,再次啟程。或許如同那句;活著;從來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

故事裏,太多熟悉的背陰,曾走的街角,好似在這個秋天雨綿的季節裏,背負了太多的憂傷。許多的殘缺,都是那麼的美麗,曾多次在回憶的成池中,用清淺的顏色,描畫了憂傷穿行的輪廓,曾那一個與記憶深染的少年,遺忘了的韶華,不假思索著,幾經離愁裏,那些與時光有關的碎念,在某一時刻裏,輕易拾起,才發現,原來殘缺早已不存在。

生命裏有很多的過往,有時候;學著忘記,其實很難,反而記住,更是深刻。在感情的記憶裏,走過的蕭瑟年華,好似總會在每一個孤單而悲傷的段落處,角落旁,再次美好。在風起的時候,產生了想念,孤單的時候,思念的情緒苦不堪言,曾執著那以愛為名的故事,總以為幸福;會撒滿時光的古道,輕踏著夢的音量,走向相偎的城堡。

寫下溫柔的箋卷,銘刻了秋風裏,那交錯的細碎流年。感悟一段光影,痛恨一段曾經,很多次,不想再提起關於和故事有關的一切曾經。驚慌失措的彷徨,總在這個季節輪回的變幻裏,讓我有了離愁幾經的錯覺。我不曉得記憶的盡頭,是否能夠拎出憂傷沉寂的灰塵?但我知道,過於感歎,最終只不過是一段美好的年華,芳華輕歎,終染指神傷。
This sort of blatant offending is unacceptable Wellington returned to normal Most want to become the next leader of the Labour Party Labor and fine primary minister Two the United States embassy staff injured
?Supported by the Chinese people public utilities Overwhelmed by the scandal of the Catholic Church The mistakes of others The local elections in Italy in support of anti-establishment party Council workers committed fraud

  


Posted by majisnhd at 10:53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