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

2013年12月20日

哭不是脆弱



終究是要親自受傷、才會學著聰明…

總是天真的以為自己對別人付出,也會得到或者是收穫同樣的結果、卻不知我們對別人的好,別人當成理所當然…結果只有自己知道、受傷害的是自己、與別人無關…所以記住永遠不要給背叛自己的人第二次背叛你的機會…


我們都是孩子,痛了會哭的孩子…

時常微笑面對別人,以至於讓別人感覺自己是快樂的,無憂慮的…卻在夜裏獨自落淚、或許夜最適合哭,因為黑掩飾了無助…

偶爾可以假裝快樂,但我們還得做會自己,開心就笑,難過就哭…因為我們終究還是孩子…


哭不是脆弱,是堅強了太久…

時常掛著笑臉出現在別人面前,心裏卻有著不為人知的痛習慣了用微笑面對所有、漸漸忘記眼淚的味道…只因我們終究還是孩子,是可以用眼淚來發洩心裏的痛…



在乎的不明白,明白的不在乎…

總是習慣去關注別人的所有,以至自己都忘記…往往忘卻自我,牽掛別人、或許別人知道,就是不想理會自己…所以收起自己的自作多情,好好愛自己…

我們一直在尋覓,尋覓那個我們都有的結局…

時常是面對眼前的對自己說有更好的、開始挑三撿四,卻不知最好的已經被自己錯過…尋尋覓覓、如此的執著…到頭來,只有湊合了…Murphy, you forget Dancing girl Accompanied by a hundred years miss and love you Pan Qiuyu Do not abandon good salty regret and regret. Walk in the wind and rain can get them


  


Posted by majisnhd at 15:13Comments(0)

2013年12月16日

同樣的感受


這時候她嫋娜的走了近來,我卻只能呆呆的看上幾眼,不敢像對花一樣,貪心的看上幾眼,生怕唐突了佳人。她是個美人,喜歡花,喜歡美文,喜歡一切美的東西,正如她的人,在我眼裏心裏那麼的純潔透明。

路依舊還是那條路,已走過許多年,那最美的一刻,也已無法追尋。花還是那些花,人還是那些人,為何忽然有了物是人非的感覺呢?也許是就要分離,也許是最後的掙扎,也許只是內心不想留下任何遺憾,因為人生何其短暫,似乎轉瞬間就將老去,青春、紅顏、歲月都如同花兒一般,總要隨秋風落去。

於是最近常常要做夢,希望夢裏能尋到那種久違的心情,希望夢裏看到那桃花依舊笑春風,希望夢裏看到那面容能夠柔情似水,希望這些夢不再一一破碎,零落滿地。

夢總要醒來,誰又能夠真的挽留住那些花朵?誰能夠真的諸事隨心,了無遺憾?在這花叢邊上,只能讓那淡淡的花香,伴著揪心的惆悵。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也許花也有這種相思,不知道這些花兒為誰開放?在這春雨將來的時刻,她會為誰青杏煮酒?又會為誰邀月共飲?又會為誰把酒東風?又會為誰梅子雨冷?魂牽夢繞的人,卻只能如這從花一般,對我靜默無語,令我獨自傷神。please forgive my leave Self harm Give life space 或許很久很久 久違了
I was naive work 聆聽一曲梵音 The full moon Be light of heart from



  


Posted by majisnhd at 15:41Comments(0)

2013年12月09日

花謝無痕


柵欄外的鳳仙花再一輪開放的時候,我所鍾愛的櫻花已然謝盡。

滿目的青綠,滿目的生機,卻無法漲滿我心田裏的春花秋月。一些些必然逝去的嫣然,一些些也必然要蒞臨的悽愴,都不是詩情的安排。

時節總是太匆匆,繁華過後,碾作塵香。

似乎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預約過憂傷,或者說沒有寫過幾行文字,與心深處那些蟄伏著的悲涼相關的點滴,並非真的可以被省略到不作任何的涉及,只是真的很怕了,若心有一絲空隙,放它們走進,便又將是一場泥濘,必將身限沼澤之中,於是,繞山繞水地蛇行,不過是想借一縷清涼的風卷起一片晴空,了作歲月的遮蔽罷了。而真正蟄居深處的,入骨的,卻是那些斑駁陸離的舊痕,還在敲打著碎片輕吟淺唱。

梔子花開便是夏天,兒時的季節潔白無暇,單純的奢侈,僅僅只是一朵花插上髮辮。美好的回憶裏總花開的熱鬧,而當歲月的塵埃遍築起生命的河谷,擱淺在沙灘之中的不僅僅只是閃爍著陸離光彩的水晶時,紛揚的落花裏,驚慌失措的是一場浩浩蕩蕩的墜毀。於是,滄桑便成為了一種年華,無法剝落,便開始喜歡上花謝的淒迷,荒蕪的執著。

微恙的日子,多少體恤都作了奢侈的收藏,織成一張溫情依依的網,讓自己安歇,偶爾走在花開的小徑,總會誇張地將微笑也插上枝頭,以為可以幸福無邊與季節齊肩而站,在雲彩之上散發出一種絢麗,而當收攏著幻想的翅膀,歇於一隅的空寂,才發現那些輕描淡寫的低落正在枝繁葉茂,悄然地伸展出一道濃密的柵欄,無法逾越宿命的屏障,就如花落的岑寂才是永恆一般,沒有誰可以在時光的年輪裏永遠芳華如錦,不是嗎?
Live The lotus language The sorrows of youth Yandang sketches Worry Month if ruthless Because of you
The most beautiful smile Whispering sound What always hang in the heart?


  


Posted by majisnhd at 12:18Comments(0)

2013年12月04日

回眸,憶千年


一葉蘭舟,穿越千年的時空河流,靜聽花開,坐看雲起,一霎清歡,一身寧靜。


靜夜,月色朦朧,輕柔飄渺的音樂,在空中迴旋,譜寫一曲相思,一抹弦音,醉夢千年。擁著一杯茶的馨暖,閱讀一些關於愛和感傷的文字,我們小心翼翼的呵護著,這份溫暖的感動。或許,這只是一個遙遠的夢,只有相思而沒有相逢。我知道,有種愛,相隔千山萬水,然,沒有什麼可以阻擋愛的腳步。

文字的憂鬱,就像那紅罌粟,是我戒不掉的毒。盈淚的眼眸,模糊了記憶的身影,你終不能瞭解,其實你一直在我夢中,在袖底揮灑之間,低首凝眸之間,為誰舞盡文墨,消盡愁腸?你可曾知道,你是我夢裏飛舞的似水年華?漫天的煙花,嫣然成詩,我在詩歌中吟唱,只為把你緊緊握在心上。

墨箋餘韻,筆尖染殤,誰解我獨守千年的孤寂?回眸,憶千年,每個夜晚,我都會虔誠念起,心上一朵輕盈的花開,浮游在藍色的夢境。你靜靜地走入我的夢境,翻閱我,渴望千年的情懷。你用你的眷戀,粉碎了我的心裏所有防線,千年的輪回,只為了今生的纏綿。多少恩怨一筆勾,前塵往事付水流。任時光流逝,歲月荏苒,我心永恆情相守,癡心只為你等候。即便你如曇花一現,走過你的心路,今生我已足夠。

此情憾天地,簫笛綿綿,撥箏弄弦歎人間,煙雨紅塵夢,在溫暖的記憶裏流連徘徊,那堆積了千年的愛戀,欲下眉頭,卻上心頭,糾糾纏纏,如君的影子,揮之不去。思念是漫天飄飛的柳絮,悄悄粘上你微濕的發梢。一任箏弦,輕攏慢撚,柔婉滑落一抹滴翠的念。

生命的年輪,碾過斑駁的時光,一路走來,或艱辛或曲折,或痛苦或快樂,在一番經歷後,總有幾許感慨和醒悟。心海徐帆,時光斑駁,將隨紅塵的塵埃飛落。只希望,靜守一份執著,直到永遠,就這樣,與你不問鏡臺,不染塵埃,執手相對,何懼冷暖浮沉?只願陪在你身旁,與你歷經季節的風霜,用我的梵唱,點燃那愛情不老的傳說。讓,千年的守候,濃郁,今世的芬芳,只要彼此相思悠悠,就值得用一生去溫暖守候。

我知道,我不會懼怕風霜雨雪的安排,我的腳步會驅散所有陰霾。而我,依舊在凝望,用一支心筆,一筆一筆刻畫出你走來的模樣。拈一縷蓮香入詩,在月光迷離處,遙念。剪一抹依依柳色相寄,於紅塵阡陌上,期盼...

憶卻流年攜君行,斷腸誰見銷魂處?三生緣未了,利劍入鞘,英雄踏雪赴藍橋,一世英名寧不要,與卿終老。幽幽古墓,蝶舞雙飛圓夜夢,相依只盼永合心。一抹素雲,幾度疏離,流年寂寥,已浸染了歲月的珊闌。或許,你從來不曾知道,我一直在暗夜深處,把你,苦苦的等,一如你,此刻的心情。從容美麗你懂嗎! 平庸的感動 今夜,我想你了 妥協 青龍峽漂流記 用愛擁抱每一天
深陷不得自拔 舉手之勞也是種幸福 路過一座城 愛情,不過爾爾!産後小肚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