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

2014年01月23日

就是沒有你……


曾幾何時,你想當一個作家,信誓旦旦的認為用自己的文筆,為子孫後代創造一筆偉大的精神財富,可是後來你還是你,直到你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這個世界上的作家有司馬遷,有曹雪芹,有盧梭,就是沒有你……

曾幾何時,你想當書法家,信誓旦旦的認為通過自己的努力,一定能打造一種屬於自己的字體,然後一字千金,名揚天下,流芳千古。可是後來你還是你,直到你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這個世界上的書法家有王羲之,有顏真卿,有鄭板橋,就是沒有你……

曾幾何時,你想當一名律師,信誓旦旦的認為通過自己的努力,一定能除暴安良,匡扶一方正義。可是後來你還是你,直到你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這個世界上的律師很多,就是沒有你……

你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了,當你皓首白髮一臉滄桑的時候,你還好意思教育你的後人嗎?如果你的孫子質問你當初為什麼不好好努力,你將何以應答,你有何資格再去催促別人努力。你敢和孫子談理想嗎?你將告訴孫子你當年信誓旦旦的偉大理想是消失在路邊的草叢裏了,還是消失在田邊的小溪裏了,是消失在莽莽的大山裏了,還是消失在浩浩的長河裏了,是消失在天邊的烏雲裏了,還是消失在西墜的晚霞裏了,是消失在喧鬧的都市裏了,還是消失在靜謐的鄉村裏了……你都沒有成為英雄,有何面目強逼別人成為英雄;你都不優秀,有何理由促使別人優秀;難道你要對你的孫子說,想當年,爺爺如果努力一把,現在都……
Heart lost, I should decide on what path to follow Although thousands of years Mental Time away Snow monument His dialogue. The autumn leaves Lost love! a leaf falls laughter with angry




  


Posted by majisnhd at 11:54Comments(0)

2014年01月17日

誰會記得我?


都說有付出就會有回報,哪怕回報不是同等的愛,只要對方給予那麼一點點,也有人如飛蛾撲火般甘之如飴至死不渝。死了一批又來一批,前撲後續生生不息,永無止盡反反復複的重複著另外一個蝴蝶與滄海的故事。這便是愛的魔力,讓人生也讓人死也讓人生不如死。

問君今夕是何夕,君已陌路。愛你,不訴離傷,可是的可是,你是否又能明白謊言背後的痛徹心扉?我說你不必懂我猶如我不必懂你一樣,不懂的不懂還是不懂,未來的未來只會更加不懂,了了茫茫間,彼此間已是陌路天涯。素年微涼,淡年微涼,原來的原來,是時間填滿了時間,時間淡去了時間,煙花一場,你又能等待幾世的迷離?

一闕蝴蝶,唱盡堅強與落寞,誰說有情未必比絕情好?笑著離去終比哭著放開好。平生不會相思,害相思,便會相思,原來相思是這般滋味。任世事滄海,時間桑田,我的天下獨你無雙。

破繭成蝶,涅槃重生,其實也等不到來生吧。今天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或許明天又會發生在某些人的身上,重蹈覆轍。關於命運的玄機,你永遠都無法預料得到它旋轉的軌跡。

假如愛有天意,再回首,已千百萬年,轉換時空軌道,你的眸子中是否始終如一能映出我清澈的倒影?或許,應該,大概是不會吧。曾經擁有過,即使那只是短暫的一秒,也無怨無悔了。

有一些愛,還沒開始便已經結束;有一些痛,還沒結束便開始在痛。有一些人固然讓人心疼,可是誰又能明瞭,得到過總比從未得到要強。即便是遺憾,它也能叫你一輩子有那麼一份牽掛,有時在漫長又寂寞的歲月中,有值得牽掛的牽掛是一種幸福。You are always on my way Who is willing to accompany Leaf Memory Means everything Mutual help and relief in time of poverty Still waiting for The belated happiness The wall outside the sunflowers And the book as a friend


  


Posted by majisnhd at 16:01Comments(0)

2014年01月02日

左轉風景,右轉心情


曾想逃避某些事情,窩在家裏了此一生。現在想想,那是多麼的滑稽可笑,如果真的呆在家裏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肯定會錯過很多或好或壞的故事。不管你身在何處,花依舊花開了又謝,潮依舊會漲了又落,燕子依舊會來了又去。我們有太多的選擇,唯獨不能與時鐘為伴,因為我們還年輕,我們還有很多沒有做完的事。

最近比較慵懶,懶的走路懶得洗衣甚至懶得思考,所有的情景又回到從前,那個木訥呆傻的姑娘,怯懦又不安分的女孩。

害怕風吹,害怕摔倒,害怕迷路,害怕再也回不來,始終不願意邁出一步,任由來來往往的人對我投來不解的目光,然後有面無表情的經過。陌生,總是充滿了恐懼,因為沒有人知道它是怎麼樣的,甚至沒有人敢確定是好或者是壞。於是,開始了逃避,逃避陌生的一草一木,逃避未知的人與事。除了時鐘按部就班的工作,我沒有其他寄託,甚至沒有了情感的起伏,慢慢的,如同一個行屍走肉,除了一副臭皮囊,我一無所有。

一次又一次的嘲諷,一次又一次的鄙夷,一次又一次的冷漠,讓我掉入了深淵,從未有過的惶恐油然而生。我兩腿發軟,雙手顫抖,表情呆滯,如同一只無助的小鴨等待著被蒸煮的命運。我輸了,輸給了自己,而且輸的一敗塗地。又開始了逃避,為了逃避這冰冷的地窖,我抓狂,我哭泣,我掙扎,我絕望。飄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我嫉妒,我憤恨。為什麼同樣為人,偏偏一個地獄一個天堂?

終於,弄傷了自己,看著鏡子裏的我滿是血跡,淚水如決堤一樣狂奔而出。原來,除了寂寞的滴答聲,我還擁有眼淚。一陣狂笑不止,引來路人的圍觀: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傻子?頭髮亂糟糟的,衣服也亂糟糟的,應該是個被遺棄的孩子,而且腦子還不正常。第一次跟他們對望,才發現原來他們也不過如此,一個鼻子兩個眼睛,跟我長的一樣。只不過他們有陽光罩著,而我只有潮濕冰冷的陰暗。雖然只是一步之遙,我卻沒有勇氣走到陽光下,享受陽光的氣息。如果這就是命,這就是定數,我要保持現狀嗎?

可惜,我生來賤命卻不信命!

我伸伸手指,先讓手在陽光下。一次,趕緊縮了過來:很溫暖,但是很痛;兩次,縮了過來:還是有刺痛;三次,猶豫了下,還是縮了過來:全身都是莫名的不安。接下來我試著將半個身子放在陽光下,眯著眼睛感受兩者的不同:陽光下的我有疼痛卻溫馨,陰暗下的我雖然安逸卻充滿了恐懼。安於現狀還是體驗另外一種生活?我又開始了逃避,這次是逃避以前的生活。懷著一顆不安分的心,我把自己全部交給了陽光。

我學會了哼著不著調的小曲,跟身邊的人開著有點荒唐的玩笑,學會了喝著啤酒然後裝醉,再寫下醉酒後的種種心情:陽光下真好/吵吵鬧鬧紛紛擾擾/如半開的花兒/讓人垂憐/如琵琶美人/故打芭蕉。有人笑我放蕩不羈,我回一句:小妞,給大爺我笑一個,然後兩個人哈哈大笑。依然傻依然呆,只是多了一縷陽光,心情變得大不一樣。

為了探索更多的未知,我離開了家鄉,去尋找更多的磕碰與滑稽。如畫的山水讓我震撼,如詩的雲彩讓我癡戀,美景是天註定,為了等待尋覓它的人等了上千年。有的成了“望夫石”,有的還是當初那般模樣,有的卻即將消失,如同一個因為絕望滿頭白髮的女子。遇見了不同的人,經歷了不同的事,或好或壞,都讓我心情開闊:原來世上還有這樣一個人,是那麼的世俗,為了錢不折手段,還他一個鄙夷的表情和不屑的笑;原來世上還有這麼一個事,能夠讓我體會到人與人之間僅存的那點可貴,即便是因為只有一面之緣。去旅行吧,少年!那裏有太多值得你經歷的人和事!

也許,封鎖自己的同時已經負了千年前自己對自己的約定;也許,逃避陽光的同時已經拒絕了本來屬於自己的溫暖;也許,對未知的惶恐不安換來的是更多的遺憾和絕望。

如此,不如對自己再狠一點,讓陽光狠狠的刺痛自己,然後不分左右的走。只要啟程,就會有收穫,不管是風景還是心情。方向交給你,給自己一個新的起點,出發吧!孩子所觸發的傷感 今生,我最愛的女子 我也過了青春年華 放下包袱 磨刀不誤砍柴工 暗箭傷人不見血 生命密碼 謝謝你,我的瀟帥 演繹永久 她是我們 要認為對方人很好就輕易妥協



  


Posted by majisnhd at 12:49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