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14日

心海深處,一縷清香


鄉村的夜格外寧靜,沒有昏黃的路燈,沒有汽笛轟鳴,在這樣祥和的夜,偶然與一本書相遇,像是知己,原來這世間還是有很多書值得品讀,還有很多情感值得擁有,莫名的心生感恩。

這兩日閒居小院,看書畫畫喝茶,日子倒也清淨。花開花落,歲歲年年,於時光的琴弦外,聽一縷清音,於蓮花深處安眠,只願流光不負歲月靜好。

淡淡的季節,安詳的村莊,一縷炊煙嫋嫋升起,像一幅流動的山水畫,素淨的畫面如這平靜的生活,如這淡淡的人生。草木無言,生命裏太多的起承轉合,潮起潮落,我們總在時間與空間裏錯過,或許正是有了這樣的不完美和遺憾才讓我們懂得生命裏的美好和厚重。在這個寂寥而單調的日子,庭院裏無花總覺得缺少了點什麼,閉上眼卻又總能聞到一股花香,淡而悠遠,仿佛來自心海深處。

記得是誰說深愛著白玉蘭,一種在初春時開放,又隨即在春季凋謝的花,潔白如玉,輕靈而自由,清高而不自傲的開在枝頭,每一朵都深情而孤獨的盛開,每一片又隱忍而孤獨的凋謝。初遇白玉蘭時有一種驚豔,攝人心魄的力量。枝頭的在盛開,地上的衰敗,一邊盛開一邊凋零,說怎樣的一種殘酷和隱忍,又是怎樣的一種大度和寬容,讓人不由得心生憐惜,深深的疼愛。即使孤芳自賞也不負了流年給予的美好時光。始終相信若有緣相見,你也一定會喜歡那一個個如玉蝴蝶般的小精靈。

白玉蘭,有一種義無反顧的力量和出世的美。對它的憐惜也是對世間所有為愛執著如玉蘭花般的女子的疼愛。一直希望,每一個善良心中有愛嚮往美好的女子都能夠被上帝疼愛。

也曾經期待,某一日有一位溫厚的男子不遠千里從遙遠的南方小鎮帶來一朵白玉蘭,輕輕的別在青絲之上。我不貪,一朵就好,真的,只一朵就好。
生命之魅力 As if it is as if You are my books The sea is boundless with childhood mood realize you pure words 追憶著曾經的童年 一直等到日落你身上那淡淡的氣息 walk path in countryside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