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3月19日

然後?然後會怎樣呢?


就像一只雁鳥找到了新的群體,我們不斷的尋找能讓我們跟舒服的新集體。我們彼此不信任,是因為以前太信任。我們傷害彼此,是因為睚眥於彼此的傷害。在某個時間,某個地點。某個我們認為會一生的幸福以這為起點是空間片段裏我們相遇,相知。在這個也許短暫也許漫長的交集裏。我們彼此好奇的插入彼此的世界,不斷探知對方的一切。

就想自然而然的兩滴水交融在了一起,無藥可救的絕對交融。

呵呵,這是因為我們還不夠懂彼此,當我們以為自己的付出已經足夠對方為自己犧牲的時候,我們就已經不是朋友了。

就像兩個小孩在爭喜歡的玩具,誰會甘心乖乖先低下頭來。就算是低頭,一次,兩次,積累到一定次數,我們之間的一切就會像玻璃一樣崩碎。我們逐步陷入日漸增距的爭吵,陷入對對方傷害行徑的嚴辭聲討。

我們都很激烈,很固執的把自己的傷口給對方看,然後回頭,怒罵,分離,在最後的最後,總是以最激烈的冷戰,(也許男生還會有最原始的方法解決,誰知道呢?)最無法回頭的言辭結束一切。還不忘再用一兩天回想收拾一下所有跟對方有關的一切,再在心底罵一番,才算了然。


我們都在自認為自己足夠強大的自信裏一點點把對方剝離彼此的世界,可我們的估量是錯的。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